近日杂感

上周有一个想要推免的本科生来所里,在老师的介绍下到我们组里交流参观了一天。碰巧和我来自同一个本科学校,然而17年时我已经毕业了。想到去年大约也是这时候,暑假之后,国庆之前,也接待过一个本科生参观实验室。更早一年,当我还在科大的时候,有一个学弟也联系我,询问所里推免的情况。总结近几年的情况,本科学校每每都有推免来的学生。

每次有新生来的时候,总会问一问相似问题,同时也是我反复思考的问题。“是更想找工作呢,还是想走学术圈呢?”不出意外的得到的答案都是喜欢高校的环境,想去做老师。诚然,读到博士这个阶段,进入高校或者研究所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,或者可以说没有一个博士生,在博士生涯刚开始的阶段是没有幻想过进入学校的。虽然生活中,也有博士师姐回去了我的本科学校,但仍然需要回来做实验。抱住大腿之后,发展也是顺顺利利。在浏览了大部分知乎劝退文后,深入的了解的内卷的实质,但也知道了下沉市场的降维打击。

寻找更轻松的路,总会带来更多麻烦。思想上的懒惰无法用行动上的勤劳来弥补。推免,相对于统考的确是一条轻松许多的路;能够排除掉考试的不确定性,能够上研究生,确保有书可读。但是就实际而言,对于一个双非二本的本科生,恐怕是没有接触过真正的科研的,大多保研条件也只是成绩而已。所以通常也不会考虑什么科研能力,只希望有一些自学和动手能力。

如果允许我首先假定,毕业后始终要去就业,那么读书始终只能是手段而不能是目的,否则就会在路程中迷失掉。反之,假定准备混迹学术圈,可能一个靠谱的想法和相配的实验设备更重要,毕竟选择比努力重要。流水的一作,铁打的通讯。在此略去了任何科学意味的探讨,嘴上都是主义,心里都是生意,科研也无非是钱和人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